文化教育 > 讲座论坛 > 对话 | 现在是投资艺术瓷最好的时机(四)

对话 | 现在是投资艺术瓷最好的时机(四)

黄茂军:今年的瓷博会毫无悬念地遇冷,我陪外地来的朋友去了几趟,基本上都是兴致勃勃地去,蔫头搭脑地回,从来都没来过的新客尚且如此,更别说我们这些一年一度十几载的老人了,瓷博会的确应该考虑搞搞新思维了。

张君:瓷博会走到今天已经不是一个某一个特定场馆就能涵盖的展览,它是一个覆盖全城的交流与展示,好几年前这个趋势就已经显现,最近几年尤其明显,瓷博会主场的确是数年一贯制,但瓷博会期间景德镇到处都有活动,拍卖会、展览、论坛、雅集和各种的秀,这个现象我想你是应该注意到了的。所以我不同意你刚才说的“瓷博会遇冷”,我认为瓷博会不仅没有遇冷,反而是热度越来越高,有越来越多的艺术界大咖云集景德镇。

2

黄茂军:尽管你所说的趋势与现象明显,现在瓷博会主会场外的活动的确多彩多姿,可我还是认为瓷博会官方色彩太浓了,太一本正经了。

我很早的时候(2005年、2006年)就提出过一个“陶瓷狂欢节”的构想,前些年江报集团的《信息日报》还报道过我的这个建议,我坚信类似狂想会很有市场,景德镇这些年的瓷博会的确有一些变化,但节奏还是慢了……不过你所说的有越来越多的艺术界大咖云集景德镇,这倒的确是一个值得我们今天说道说道的话题。


张君:景德镇的陶瓷很招人,不仅中国甚至世界搞陶瓷的人云集千年瓷都,而且越来越多的画国画的、写书法的、画油画的、搞雕塑的、甚至搞装置艺术和行为艺术的艺术家纷至沓来,现在不是“匠从八方来”,而是“艺从八方来”,这些艺术家都是自带粉丝,按现在的说法都是大IP,追随他们而来的众多艺术爱好者也云集景德镇,这个现象和趋势现在越来越明显。

3

黄茂军:你不觉得这是一个幻象吗?我坚持认为景德镇其实就是一个工匠之城,而不会成为一个艺术之城,艺术其实是一个“嫌贫爱富”很势利的东西,它不仅需要大量的钱,而且还喜欢扎堆,成为焦点和中心,景德镇是一个“钱多人傻”的地方吗?它是中心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所以我认为景德镇是成不了一个艺术之城的,无论是那些外来的艺术家还是那些追随艺术家而来的艺术爱好者,归根结底还是冲陶瓷而来的。


张君:我部分同意你的这种说法,外来的艺术家与艺术爱好者的确是冲陶瓷而来的,但这个陶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活器皿和装点空间的摆件,而是一种很中国、很东方的艺术语言。咱俩在第一篇对话里其实聊过这个话题,就是陶瓷在景德镇已经跳出了器皿与材料的传统认知,成为一种艺术形式。

你说你的朋友对瓷博会很失望,那是因为他们不是业内人士,瓷博会的主会场展出的都是一些很专业、很业内的东西,比如器皿(造型与设计),比如材料(工艺与工程),这些都是一般人不太感兴趣的东西,他们能接受的、感兴趣的陶瓷艺术,其实都在瓷博会主会场之外,比如我们工诚逸品美术馆,瓷博会期间就承办了张五常个人收藏展和今年瓷博会拍卖会拍品的预展,这两个展展出的,基本上都是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与收藏价值的艺术品。

4

黄茂军:你的这个分析有道理,关于主会场与分会场的功能担当,这个角度的确是我以前没有注意到的。

张君:张五常先生的个人收藏展中,有很多经典的、足以传世的中国书画作品,同时也有很多来自西方的艺术品,我认为有必要强调的是,东方艺术和西方艺术其实是两个不同的语系。

西方艺术认为,一个作品应该是人对世界的认识,然后它用形象做成作品,用形象对世界进行认识,而且,一个形象背后必须要有一个意义附着。

中国艺术的绘画、书法不是这样。

多少年来,无论是王羲之写的、和清朝人写的、还是今天哪个大学书法系的学生写的,其实是一样的:它中间既不和事物发生直接的关系,也不和它背后的意义发生关系。那它是什么呢?它就是笔墨,就是人的存在通过一条线和一个痕迹在里面的表达。按照我们现在来说,要把这看作一种很重要的东西,因为中国后来艺术的思想就是朝这方面发展过去的。从董其昌到八大山人,都是因为笔墨有意思,而不是因为它反映了现实和社会。

参观信息

开馆时间

夏季

 周二至周日10:00-18:00

冬季

 周二至周日10:00-17:00